访问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气象事件

新闻资讯导航

    因为干旱,全球曾发生什么?

    点击量:   2017-04-23 11:10:45    【打印】   【关闭

    历史篇:

      崇祯大旱促使明朝衰败

      历史学家在解释明朝灭亡的原因时,多从人祸的角度出发,如皇帝昏庸、宦官专权、党争激烈、吏治腐败等。但是气候因素与明朝末年的经济危机、财政危机、军事危机、统治危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崇祯初年,陕西、山西两省位于黄土高原,处于东亚季风北部边缘,水热条件差,受旱灾威胁严重,农业生产受到制约。虽然明代东南沿海商品经济发达,但西北远离政治、经济中心,明末大旱首先发生在陕西,随后迅速造成了严重饥荒。明末农民大起义,无论是高迎祥,还是李自成、张献忠等人,都是从陕西到山西,这也是不无道理的。

      干旱或致地中海东岸青铜时代文明崩溃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3200年前,地中海东岸多个繁荣文明的崩溃?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一直被这一问题困扰不已。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考古研究所考古学家通过对加利利海底沉积物中孢粉颗粒化石的研究,认为在大约公元前1250年至公元前1100年这一段超过150年的时期内发生的一系列严重干旱,最终导致了地中海东岸的赫梯帝国、埃及帝国、迈锡尼文明、塞浦路斯岛上的炼铜王国、叙利亚海岸的贸易大城市乌加里特,以及处于埃及霸权下的迦南等衰落和消失。此项研究结论能够与历史上的相关记载很好地吻合。

      考古学家通过研究以40年为间隔的孢粉样品,得以了解到植被的变化。在公元前1250年左右,橡树、松树和角豆树这些青铜器时代晚期地中海区域的典型植被数量出现了急剧下降,而一些通常出现在半干旱沙漠地区的植物则明显增加。此外,橄榄树的数量也大幅减少。所有这些迹象都表明,这一地区都处在定期而且持续的干旱控制下。

      现实篇:

      苏联聪明应对干旱 进口粮食似抢劫

      苏联由于1972年的干旱,被迫从国际市场购买粮食。尽管在1973年获得了创纪录的大丰收,但仍需要进口约3000万吨的粮食。

      买方试图在不引起粮价暴涨的情况下进行大宗交易,因为国外对旱情的严重程度知之甚少。而且,谁都不知道买方已经分别和私营粮商进行了秘密协议。这笔生意被普遍称为粮食大抢劫。到购买规模日益明显的时候,粮价在1973年已经涨了3倍,达到1996年以前的历史最高价。这导致了全球粮食危机的进一步恶化以及对粮食储备的争夺。不可避免地,最贫困的国家为此遭受的损失也最惨重。

      自此,苏联从容不迫地应付了1975年更严重的干旱和粮食交易,但芝加哥期货市场不再像1972年那样毫不知情。

      非洲之角遭遇近代史上最大的人类灾难

      201172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在意大利罗马总部召开紧急部长级会议,讨论非洲之角不断恶化的干旱和饥荒问题。联合国称这次大饥荒为非洲近代史上最大的人类灾难

      当年,非洲东部的非洲之角地区正在经受着6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索马里、肯尼亚、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大部分地区受灾,造成多达1150万人受灾,其中儿童的营养不良率和死亡率奇高。索马里灾情最为严重,每天有将近4000人逃离索马里去往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营。

      由拉尼娜现象引发的干旱是此次非洲之角饥荒最直接的原因。但导致饥荒如此严重的却并不只是天灾,还有人祸。通货膨胀和国内冲突等因素共同导致了他们在自然灾害面前无法有效统筹应对。此外,暴力冲突泛滥使外界的援助物资无法运抵当地,也加剧了饥荒。

      美国加州因严重干旱实施史上首次强制性限水

      201541日,由于长期严重干旱,美国加州州长布朗下令加州水资源局在城镇实施减量供水,以减少用水25%。这在加州历史上是第一次强制性限水措施。此举将影响居民、企业、农民和其他用水人。布朗表示,空前的干旱需要空前的措施。

      根据美国干旱监控中心当年428日发布的数据,当月共有2000多万人受到最高等级干旱的影响。根据美国气候学家的说法,这可能是1200年以来最严重的连续干旱期。

      429日,布朗再次提议,水资源浪费最严重的居民或者企业应当被罚1万美金,某些情况下,庭院洒水、洗车、冲洗人行道都可能被罚。

      澳大利亚旱灾致使袋鼠大量死亡

      2015年,澳大利亚经历了连续几个月的旱灾,使得澳大利亚的袋鼠面临了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它们齐聚在学校的院落,袭击城乡,甚至会冒着愤怒牧场主的枪林弹雨跑进住宅的花园里,只为寻找食物。这种象征澳大利亚的动物,却成了很多人眼中的暴徒。在一起案件中,袋鼠竟然咬死了一条狗。

      其实,这些袋鼠挺可怜的。百年不遇的旱灾使袋鼠数量锐减,当地农民们说:在此之前袋鼠的数量已经增长到澳大利亚2000万人口的3倍,由人见人爱的动物变成了增速奇快的怪物。昆士兰州牧民、袋鼠研究专家布莱恩·鲁托奇说,他曾经在布里斯班西部620英里的库纳穆拉经营了11万英亩的牧场,牧场周围,随便一棵树下都会发现袋鼠的尸体。

      旱灾引发了人们关于袋鼠更激烈的争论。一方认为袋鼠已泛滥成灾,而另一方则坚持环境恶化已使它们濒临灭绝。(来源:中国气象报)

     

     


  • 甘孜州气象局官方网站